夏天的热-虎头虎脑网|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唇红齿白 > 正文内容

饕餮之吻_微小说

来源:虎头虎脑网   时间: 2018-01-01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传说,在恶魔的世界,存在着一位女神。也许没有翅膀,但必定会像天使一样纯洁、美丽。

好比泥沼中的一朵莲花,她是如此的让人动心。千百年来,竟惹得我们无数可爱的恶魔怀揣着天真的梦想,踏上了“英雄救美”之路。

最伟大的勇士,自然也不能例外。

他叫阿菲,深林恶魔中的第一勇士。自幼成长在众人的赞美里的他,高傲而自负。

“阿菲,我们真的要去么?”羽翎撇了撇嘴。他是他最好的朋友,恶魔王国的小王子。

“你不想见见那位女神么?可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哦。”阿菲笑了笑,挑逗着眼前的小兄弟,小男孩。

羽翎耸了耸肩,无所谓地摊出了双手,语气轻松而自在,“虽然我对女神没有什么兴趣,既然是阿菲你的决定,不妨一起去看看。”

阿菲开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欢快地说:“嗯,我想地狱也许会比较有趣。我也想知道,饿鬼和恶魔到底谁更厉害一些呢?”

说起地狱,阿菲显得神情激昂,一副满是期待的样子,就像勇敢而莽状的斗牛士;羽翎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底满是忧心忡忡。关于噩梦之旅,要他决定的话,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去冒险的。

“阿菲,你就别说笑了。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就出发吧。”羽翎扬起嘴角,勉强笑了笑。

“好!”阿菲拉起羽翎,慢慢向深林的出口走去。

年轻的恶魔们就这样逃离了王国,逃离了深林,就像他们之前千千万万的前辈。

没有人记得清这是第多少波前往地狱的恶魔了,无一例外的是,之前的恶魔们都已经变成了冥界的孤魂野鬼。

流血,不流泪。

幽灵迷宫、死亡蝙蝠、嗜魂冰阵、冥界尸水……

历经千辛万苦,他们终究是成功地到达了地狱的第十八层。也许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羽翎依旧面无表情。没有骄傲,也没有兴奋,甚至看不出一点点作为王者应有的姿态。尽管贵为王胄,他却从不醉心于勇士的尊严或王室的荣耀。他所想的只是:士为知己者死。恶魔也是一样。

阿菲则显得豪情万丈,如同君临天下一般的气宇轩昂。

肮脏的血渍,破旧的战袍,放肆的狂笑,竟让他的脸上看起来多了几分狰狞。羽翎默然不语。

终于,他们看到了女神。

“这就是世间最美的女人么?”羽翎略带自嘲地喃喃道。回头看着神情恍惚的阿菲,蓦然间,竟有一行清泪,眼角跌落。

地狱的尽头,是一座阴森而宏伟的城堡,没有乌鸦,没有蝙蝠,只有整齐而高大的石壁。

城堡的入口是一道十丈高八尺厚的的石门,正上方的城墙上,站着的正是她―固原市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粉色的桂冠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洁白的衣裙闪耀着若隐若现的星点光芒。她的手中还握有象征着权力和荣耀的勇者之剑。

女神很是诧异。她看到了他―阿菲。只一眼,定终生。

也许你还记得那些童话故事里的不成文的规定:王子解救了公主,然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只可惜,他不是王子,是恶魔。

故事,恰恰在这不完美中走向了高潮。

这座城堡,不是宫殿,而是地狱中的地狱,关押着世间所有十恶不赦的亡灵,也就是饿鬼。相传,世上所有大歼大恶的恶魔,都将在死后在这里承受无尽的饥饿的煎熬。所以,逃窜回地面的饿鬼往往是吃人不剔骨的,布满血丝的眼神会告诉你他们真的很饿。

而女神,正是这所狱中狱的看守。唯有世间最温柔的人,才能镇得住最邪恶的鬼魂。

作为封锁城堡的契约,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神将不得不接受永生永世的孤独。永远地伫立在城头上,犹如埃菲尔铁塔一般,供千千万万流着口水的饿鬼们“詹仰”和“慰籍”。也许这便是世间最愚蠢也最可笑的任务。

羽翎的身体开始恶化,原来他在闯狱中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地狱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显然,他快不行了。

羽翎悄悄地掩饰着这一切,沉浸在喜悦和幸福中的阿菲一点也没有察觉。甜蜜的爱情总是那么容易地让人昏了头,忽略身边的人,忽略朋友。

自从来到城堡,羽翎几乎不再说话。无时无刻他不在思索着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应对狱中的饿鬼。阿菲如果带走女神,难保饿鬼们不会冲出地狱,为害世间不是么?

只消一个晚上,混乱的地狱中已经集合了数万饿鬼,封堵在城堡门口。三个人不安地站在城墙上,各怀心事。

拥堵在城墙下,成千上万的饿鬼争先一睹天下第一勇士的真容,更多的则是带着愤怒和嫉妒要冲出一口气地狱。

他一定要带她走,离开地狱,回到深林,带着勇士的荣耀与世间最美的女人。他将是世上最伟大的恶魔,定将名垂青史,千古流芳。

她也一定要跟他走。责任?职守?她是女神,却也是女人。这世间又有什么能够阻止一个少女向往自由和爱情的蠢蠢欲动的春心呢?

可是地狱需要有人看守,这一切需要有人来担负。

已经七天了,双方就这样对峙着,谁都不敢先发制人。城墙上,三个人不再作声。饥饿,让阿菲也快要失去了体力。他不再有力气谈笑风生地向女神诉说着地上世界的美妙。

他怔了怔,终于选择来开口向他说话:“羽翎。”

羽翎点了点头。

“你受伤了?!”他终于发现了。

羽翎紧闭上双眼,却再止不住淌出的眼泪。他只是个16岁的小男孩。

阿菲有些慌乱,慌保山治愈羊癫疯大概需要多少费用乱中轻轻触摸着他的脉搏――虚弱而紊乱。

此刻,他们终于都知道,他不行了。

阿菲哭了起来,他不过是个19岁的大男孩。

羽翎慢慢睁开了眼睛,示意阿菲凑近耳朵。

“我已经帮你们想好了离开的计策。”

突然,他用力踢开了阿菲,伴随着一声温情的“走”字,翻身坠下了身后的饿鬼之地。紧接着是兴奋的嘶吼,凶残的咆哮。无数的饿鬼,铺天盖地地奔向羽翎的尸体……阿菲呆呆地恸哭着。

倒是她,机警地拉起他越下相反方向的城墙。于是他们开始了逃亡,逃离地狱,返回地面。

渐渐地变成了他拉着她。阿菲愤怒地挥舞着勇士之剑,忘记了饥饿,忘记了痛苦,一路上斩荆过棘,冲出了地狱。

恨让人痛苦,恨也给了人勇气。

终于渡过了冥水,阿菲放纵着懊恼和悔恨,疯狂地圻砍地面地石块。女神只是满目深情地注视着他。

又过了几天,他终于不再自责。

“你是怎么到达的这里?”溪边,女神细心地用清水濯洗着她的双足,开心地问道。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阳光,阳光下的她显得更加美丽。退去桂冠,褪去光环,此刻她不再是女神,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牺牲了恶魔深林最伟大的勇士。”他淡淡地说着,莞尔一笑,不觉凄楚、苦涩。

“你还在挂记你的朋友对么?”她看得到他的心事,关切地小声问道,嘟着嘴。

“我不该带他来。”阿菲痛苦地回道。可是他知道,他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是无法通过地狱的。没有羽翎的帮助,他根本见不到她。

“那你后悔了么?我们还可以再回去。”说着她便拾起了鞋子要回头去。

这句话往往是女人惯用的伎俩。也往往让男人爱恨交加,让男人无可奈何。

阿菲没有作声,只是紧紧牵起了她的手。眼神中,三分忧郁,七分欣慰。他静静地反问道:“天使与恶魔。你后悔么?我也可以陪你回去的。”

“不!一点也不!”她坚定地望着他,接着说,“你不是恶魔,我听说恶魔其丑无比,而且强暴残忍,你是绅士,你是人类对么?”说着,她笑了起来。那种可以让你的忘却思绪,为之倾倒的一笑。

这些话,让阿菲分不清是玩笑还是戏谑。他不再争辩,因为他不相信会有人类。关于人类,那只是传说;除了这位女神,这世界也许只有恶魔和饿鬼。

没有人知道地狱地状况,在他们离开之后,那里也许就真的变成地狱了。

在地面上,阿菲在意的更多的是恶魔王国地消息。潜逃也就罢了,可是如果害死了国王最心疼的小王子,阿菲是无论如何都在劫难逃的。

爱让人痛苦,爱也给了人勇辽源癫痫病医院专家在线气。

他对不起羽翎,他想过要为他的死负责,就算偿命又有何不可!可是他有了她。

于是他们开始了另一段的逃亡。

四年来,平原,沙漠,山脉,湿地,沼泽……

那一天,在一条很长很长的河的尽头,他背着她,慢慢地游着。河的对岸,出现了无数的弓箭手,还有恶魔国的国王。

女神有些惶恐,阿菲抱紧了她,走上岸,走到了老国王面前。

老国王只是瞥了一眼女神,缓缓地对阿菲说道:“就是这个女人么?”

阿菲点了点头,湿漉漉的发尖,不停地滴落着水珠。他把她下来,她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躲在他的身后。

老国王有些哽咽,走上前拍了拍阿菲的肩膀,”羽翎对你很够朋友。我为我的儿子骄傲。“

国王望了望天空,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刚得知消息的时候,我只想杀了你。已经过去四年了,我不想再为那些恩怨活着了,我已经老了。”

阿菲低下了头,流出了泪。四年来,他何尝不是老了许多?他才23岁,却生了许多白发,多了许多皱纹。他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也得到了最美的女人,可是得到的这些却永远无法弥补他所失去的一切――勇士的骄傲,男人的尊严,还有一个人活下去的意义。四年来,他不断反省,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一年,他年轻气盛,也许是为了荣誉,也许是为了名声,也许是为了女人,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是有史以来真正的第一勇士。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岁月给他留下了唏嘘的胡渣,也磨蚀了他那股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

“阿菲,我要你回到地狱。”老国王认真地对他说道。阿菲怔了一下。老国王接着说:“饿鬼是你放出来的,你必须负责把他们赶回去。更何况,你是恶魔界的第一勇士!”说到“第一勇士”,老国王明显加重了语气。

“第一勇士……第一勇士……”阿菲的眼神渐渐找到了往日的那种光芒。一周后,他辞别了她,踏上了回归地狱的路。挥了挥手上的勇者之剑,他微笑地对她说,“我会回来的。”

放鬼容易捉鬼难,怎样才能把他们悉数赶回地狱,赶回城堡呢?阿菲苦苦思索着。

阔别许久,再次回到城堡。百感交集。

城堡上竟然有一个人,白发飘飘,烨烨发光。阿菲跳上了城墙,紧盯着他。

“你就是阿菲么?第一勇士?”

阿菲点了点头,“是我放出的饿鬼,是时候回来了结了。”

白发长者突然大笑起来,说道:“你看下面。”

阿菲顺势望去,竟是一片片的饿鬼躺满了城堡。

“我把他们全部抓了回来。”白发长者得意地捋着胡须,“你可能猜到了,我就是那个签订契约的人。我是人类。”

潍坊专业治疗羊羔疯的医院>阿菲叹了叹气:没想到,真的是有人类的。原来女神便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类而已。

“可是连我的能力也不足以永世封住城堡。”白发长者皱起了眉头。

阿菲问道:“可是你有方法是么?否则,你也不会在这里日夜等我。”

长者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只有一个方法,吞掉他们!”

“吞掉饿鬼?!!”阿菲惊骇起来,原来制服贪食饿鬼的方法便是以牙还牙,吞掉他们!

阿菲深沉地盯着饿鬼,盯着当年羽翎坠下去的地方。当他想要道别时,才发现身边的长者已经不见了。

不再犹豫,像当日好友一般坚决地坠下。城墙。他感觉到身体充满了能量,在发热,在膨胀,一只只亡灵被他吸入了肚皮,有哭号,有悲恸……

三个月过去了,准确地说,97天。勇士已经臃肿成了小山丘,他的面容,也许会让你想起传说中的“饕餮”。一步一步,又过了三个月,准确地说,98天,他终于走回了地面。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相反他有些释然,直至他看到了她――一年后,在比尔斯山脉附近,他看到了她,不,是他们。他们欢笑着,拥抱着――“女神”和一个人类的男子。风度翩翩,比他帅气万倍,比他英俊万倍。

他们停止了欢笑,因为她看到了他。惊讶,惊讶……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她想要逃跑,阿菲轻轻伸手,托住了她,放在手心,慢慢放到眼前。

“他――更――配――你――”

短短四个字,阿菲的眼泪泉涌般喷了出来,就像从天而降的两道瀑布,抽搐的啜泣则更像是一场地动山摇。

人类的王子完全吓呆了,瘫在了原地;倒是她机警得很,“阿菲……放我走好么……”

她知道,此刻任何的解释都不如一句委婉的乞求――她果然是女人,很懂男人的心思。让男人爱恨交加,让男人无能为力。

阿飞提出了最后的要求,ONE KISS,然后,他会消失。她答应了。

闭上眼睛,世界仿佛静止了,时间也仿佛停住了所有心跳。此刻,他和她便是世界。

“痛――为何我会感到痛――”阿菲看到了额头流出的鲜血,一柄利剑,深深地刺入――剑柄,正是握在他所深爱的女人的手上。她的眼神充满激动、惶恐,还有兴奋。不,也许他并不爱她,但她一定是不爱他的。

“轰――”一座小山倒下了。但手心的她,还是被温柔地放回了地面,就像当初他初遇她时看到的温柔一般。

阿菲合上了双眼,眼前划过了羽翎的影子。哭吧,笑吧,已经结束了。

爱也罢,恨也罢,已经结束了不是么……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西安中际中西结合脑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治疗癫痫病较好的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陕西西安中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